当前位置: 笔趣阁首页 > 万古神帝笔趣阁 > 第2840章 情到多时情转薄

第2840章 情到多时情转薄

滴血剑刺在张若尘胸口,血光闪耀,剑气纵横,在吞噬他的血液。

张若尘忍受着来自身体和内心的巨大痛苦,脸色惨然而平静,道:“你修炼的功法,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

“我知道,你若不了解清楚当年的事,肯定会非常不甘心。告诉你,也无妨。”

池瑶道:“《三十三重天》的功法,是我杀死你之后,在圣明中央帝国的一件祖器上,无意间找到。可笑完整的功法一直在你们身边,你们却浑然不知。”

张若尘苦笑。

所笑的是什么,只有他自己才知晓。

“既然你修炼的是完整功法,又何必要吞噬我?我只是一个修炼残缺功法的武道大圣,对你而言,有哪怕一丝的意义吗?”他道。

池瑶幽然叹息,道:“你可还记得天姥说过的话?要想超越不动明王大尊,不仅需要完善后的功法,还需要强大的根基。”

“我自认,成神前的根基,怎么都不可能达到不动明王大尊的水平。可是你张若尘有须弥圣僧倾力的帮助,又有我暗中辅助,却能将根基,修炼到比不动明王大尊更强的地步。”

“犹如是养一株药,这株药,以须弥圣僧为养分,又有我的辛勤浇灌,自然可以茁壮成长。现在,药成熟了,正是采药的时候。”

张若尘道:“所以,我能修炼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,是你的安排?”

“没错!混沌万界山和墟界战场的祭祀,从一开始,就是为你搭建,为你能够达到天极境的无上境做准备。可笑天下修士,还以为我是想要统一域外墟界,才开启的墟界战场。”池瑶道。

张若尘道:“修炼五行混沌体的各种宝物,也是你早就安排好的?”

池瑶道:“否则东域圣院第三轮考核,为何与往届不一样?为何不在圣院中举行,而是去墟界战场?而且,恰好还是五行墟界。你以为,真的是上天在帮你?帮你修炼五行混沌体?你本应该知道,圣院和武市,都是听命于我。”

张若尘道:“沉渊古剑呢?沉渊古剑会恰好出现在云武郡国,其实是你放到那里去的?”

“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!”池瑶道。

张若尘道:“你早就知道,我会在八百年后的云武郡国活过来,所以,从一开始,我便在你的视野中。”

“毕竟我得保证,你每个境界都修炼到最强,打下前所未有的根基。还要保证,你不能死在别的修士手中。”池瑶道。

张若尘道:“既然你将这一切都认了下来,那你可能回答我接下来的几个疑问?”

“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,让你做一个明白鬼,又有何妨?你问。”池瑶道。

张若尘道:“既然你知晓,我八百年后,会在云武郡国活过来。那么,你肯定知道,我为什么能够活过来吧?”

池瑶不言。

张若尘道:“你若不知道回答,我来帮你回答。因为,你杀死我之后,须弥圣僧便带走了我的魂灵,带到八百年后,打入了死去的九王子体内。”

“你之所以知道九王子就是我,应该是须弥圣僧告诉你的吧?”

池瑶依旧不言。

张若尘道:“你不否认,那么说明我说的没错。如此看来,须弥圣僧也参与了这一计划,一直都在帮你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奇怪的呢?我就是须弥圣僧选中的人,只有我可以拯救昆仑界。”池瑶道。

张若尘道:“须弥圣僧若是这样一个人,又怎么可能成为佛祖?更何况,你或许还不知道,须弥圣僧是不动明王大尊的儿子,是我们张家的先祖。”

池瑶眉头深深一蹙,这个她还真不知道。

张若尘继续道:“所以,你所修炼的功法,根本不是从什么祖器上得到,而是须弥圣僧传给你。”

池瑶正欲开口。

张若尘又道:“第二个疑问,你为什么派遣万兆亿,在我和烟尘大婚的当天,将我抓走?”

“是吗?有这回事?万兆亿抓你的时候,居然还是这么特别的时间。你千万别误会,本皇根本没有刻意挑时间。”池瑶道。

张若尘道:“我没有误会什么,只是不明白,你当时抓我的意义是什么?我当时可不是神境之下的巅峰,还没到你采药的时刻。”

池瑶的神色已是有些不自然,很难再笑得出来。

张若尘道:“第三个疑问,你既然只是将我当成一株药,为何还要变化成黄烟尘的模样,渡自己的情劫?没有情,哪里来的劫?没有情,你何必要将昆仑和孔乐生下来?”

池瑶道:“每一个人,都是矛盾的结合体。对你,我是有感情的。但,与强大的力量比起来,与我要去追求的境界比起来,你却又显得微不足道。欲成大事者,就得心狠一些。”

“很好!既然你那么心狠,为何明知我胸口融合了佛祖舍利,又修炼成了绝对肉身道化,还一剑刺向我的胸膛?”张若尘问道。

池瑶背在身后的左手,五指紧拧,被张若尘问得都快大脑一片空白。

张若尘低头看了一眼滴血剑,道:“因为你知道,有佛祖舍利护体,这一剑是无论如何都刺不进去。反而,因为你自己全力以赴出手,会被佛祖舍利的力量反击,从而遭受重创。”

“你想自伤,你怕我不是你的对手,你怕我杀不了你。”

“可惜,在我修炼到绝对肉身道化的时候,便是已经心体合一。心之所动,体之所动。佛祖舍利融入了我的身体,也受我心念控制。”

“我故意让你一剑刺穿身体,就是想要打乱你一开始的规划,让你思绪变乱,如此才会自己暴露出破绽。何必呢?瑶瑶!”

听到这两个字,池瑶的娇躯,如遭雷击,猛然一颤。

当年,张若尘便是如此叫她。

这两个字,是那么的久远,又是那么的令人追忆,代表着她最开心,最纯真的一段岁月。

那个时候,她才感觉,自己是一个人,可以自由的表达七情六欲。

强大的修为,至高无上的皇位,神灵悠久的寿命……这些都是容易舍弃的,唯有年少时那段短暂、朦胧、美好的记忆,已经融入灵魂,在不断的回忆中化开,在每一个痛苦孤独的夜晚陪伴,在看清了这个世界之后,还能坚强的活下去。因为,想到它,它会让你对这个世界重新燃烧起希望。

最终,那段回忆,酝酿成了世间最珍贵的东西,神器不换,神功不换,便是整个天下送来也不换。

“哗!”

张若尘身上佛光绽放,将滴血剑震飞出去,侵入体内的剑气全部都被净化。

胸口的伤势,顷刻间愈合。

张若尘走向池瑶。

池瑶不断后退。

张若尘道:“你装出如此令我憎恨的样子,只不过是想我出手杀了你,然后,机缘巧合之下,由我把你的一身修为吸收。这样,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!然后,将无尽的苦痛,都留给了我,让我一辈子都活在最惨烈的阴影中。”

“不,不对,我杀死一个令我憎恨的人,一个欲要吞噬我的人,又怎么会痛苦呢?我应该非常畅快才对,来自复仇的畅快。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”

池瑶退得更快,眼眶发红,喝声道:“你不要过来!你以为,我真的不会杀你?你以为,你看透了所有真相?”

张若尘停下脚步,道:“那你告诉我,什么才是真相。”

“真相就是……”

池瑶说到这里,却说不下去。

张若尘道:“其实你完全可以毫无保留的说出来,也不必用这么多的办法掩饰。因为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在我心中早已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。我对你的恨已经没有,对你的爱也早就磨灭。”

“你应该明白,爱和恨有些时候是相互的。恨都没有了,说明早就已经不爱了!就像,火焰之所以会熄灭,是因为薪火已经烧尽。”

不知为何,听到张若尘说出这句话,池瑶虽然心痛得要命,痛入骨髓了一般,却突然一下变得轻松了,眼神有些茫然,喃喃自语的念道:“是吗?”

张若尘以肯定的眼神,道:“你在我心中,连般若都不如,也没办法与梵心、卿儿、罗乷、灵希她们相提并论。”

“在你心中,情是劫,是世间最难渡的劫。在我这里,情可以分给每一个女人,情淡如水。”

“你若觉得,我依然还爱着你,会因为你的死而痛苦,你便是根本不懂男人,更不懂我。你才是世间最蠢的那个女人!”

“所以你用的这些手段,在我看来无比的可笑和幼稚。大家都是活了上千年的人,不如直接一些,告诉我功法的真相,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?说清楚之后,我再一剑杀了你,夺取你一身修为,岂不是简单直接?”

这一次,轮到池瑶惨然苦笑,颤声:“情到多时轻转薄,而今真个悔多情。原来,一直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,我才是最傻的那一个。真相已经不重要,战吧,既然你如此无情,那便一战定生死。胜者,获得对方的修为。败者,将尸骨永远留在黑暗之渊。”

张若尘没想到自己如此激她,池瑶却依旧不肯说出真相,太倔强,太坚强了!

因为,没有被他的那番最无情,最伤人,甚至有些羞辱的话打倒。

她不说出真相,也就代表这一战她根本没有想过要赢,是想将自己的尸骨留在黑暗之渊。或许张若尘的话,对她而言已经不重要。

张若尘爱不爱她,是张若尘的事。

她爱不爱张若尘,才是她的事。

一个人若是一定要去苛求,自己爱上一个人,这个人也必须爱她。

那这肯定不是爱,是占有欲。

爱,从来都不是相互的,是自己的事。

张若尘没有提剑,忽的,问道:“你想不想知道,我在宿命池中看到了什么?”

笔趣阁推荐
三寸人间

三寸人间

作者:耳根

笔趣阁提供(耳根)最新作品《三寸人间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三寸人间,三寸人间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三寸人间最新章节。举头三尺无神明,掌心三寸是人间。   这是耳根继《仙逆》《求魔》《我欲封天...

伏天氏

伏天氏

作者:净无痕

笔趣阁提供(净无痕)最新作品《伏天氏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伏天氏,伏天氏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伏天氏最新章节。东方神州,有人皇立道统,有圣贤宗门传道,有诸侯雄踞一方王国,诸强林立,神州动乱千万...

万古神帝笔趣阁

万古神帝笔趣阁

作者:飞天鱼

笔趣阁提供(飞天鱼)最新作品《万古神帝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万古神帝,万古神帝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万古神帝最新章节。万古神帝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,《万古神帝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...

圣墟

圣墟

作者:辰东

笔趣阁提供(辰东)最新作品《圣墟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圣墟,圣墟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圣墟最新章节。圣墟(圣虚)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,《圣墟(圣虚)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...